博客首页  |  [邓永亮]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邓永亮  >  未分类
维权思考之二谁来治疗中国

6816

 中国有句古话,人吃五谷杂粮哪能不生病。实际上,人生病的原因很多,有可能基因的缺陷,环境的因素,还有病菌的侵害,事故的发生等等。总之,一个人大概很少有一生都不生病的,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
   但是人们也不必担惊受怕,因为不是什么病都会立刻致命的。人体本身具有的免疫力可以将大多数病菌在没有危害到健康之前杀死,白细胞,淋巴细胞和其它免疫机制就象卫士一样忠诚地筑成人体的安全线。就是生病了,也可以到医院接受治疗,消除对你健康的威胁。通过治疗你又会得到一个完全健康的身体,你又可以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将社会比作人也是这样。一个社会同样可能会生病。每天不同的个人、不同的群体、不同的观点和利益在社会中冲撞,随时都在产生各式各样的矛盾。这些矛盾就象疾病一样侵蚀着社会的肌体。
   那么问题就在这里了,人可以有自身免疫力,而且生病了可以进医院,那么社会的免疫力又在哪里,社会生病了又到哪里看病?
   这里就必须说到社会安排的几个概念,正是它们构成了社会这个特殊肌体的免疫和自我治疗机制。

   首先是权利,也就是人权。人权有很多,包括经济,社会,公民和政治的权利,也就是在现代文明社会你作为一个人所具有的最基本的东西。人权不是什么高尚的奢侈品,换言之,它就象你吃饱饭穿暖衣一样仅仅是最低的生活保障。没有人权,你就不是完全意义上的现代公民。社会的不公正往往是从侵犯公民的权利开始的。一个人的利益被损害了,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当此时刻,只有他是最坚定的维护者。他的武器是什么,他的依据是什么,只能是人权。人权也被称作天赋人权,就是因为它是建立公平、公正社会的基石,是不可剥夺的东西。
   其次,就是社会监督。社会中不断有危害公共利益的事件发生,不断有以权谋私的现象,这在任何社会都不能完全避免。但是为什么有些国家特别多呢?这决不是偶然的,这是因为政府和官员的权力没有受到有效的监督。群众监督和社会舆论监督才是清除这些社会毒瘤的唯一办法。政府和官员生活在社会中,他们的一言一行无不在群众的眼皮之下。他们的作为和不作为都将对社会中的个人或群体产生后果。有了监督,就有人会承担相应的后果。我不相信有多少人在明知可能承担责任后还会那么肆无忌惮。在强大的新闻舆论监督下,官员只有战战兢兢规规矩矩才能对舆论交代。这样就能将大多数权力对社会危害前消灭在萌芽状态。即使一些侵害发生了,或者纠纷出现了,新闻舆论也为公正处理提供了平台。
   还有就是司法公正。社会是不可能那么和谐的,意见和利益的冲突是一种常态。一个健全的社会总有解决这些冲突的办法,法律的判决就是最后的方案。现实中我们却往往看到法律并没有成为公正的代言人,而是成为有权有势者的帮凶。法律是社会解决的最后依靠,司法不公使冲突和平理性的解决失去最后可能,将矛盾冲突推向暴力的彼岸,因此法律的不公正是所有不公正中最为邪恶的。法律也需要人去诠释、去运用。但是对法律的理解和运用只有在没有偏见不被操纵的情况下才能达到公正的结果。当法律成为权力的工具,法院成为企业,法官成为商人,社会将毫无公理可言。司法公正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司法必须要独立,经验告诉我们历来的权势者都企图将法律变成为自家的私器。没有独立的超然于个体和党派利益的司法制度就没有公正的审判。
   说到这里,可能大家都会明白,为什么中国目前拥有貌似完善的体制,但是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却愈加激烈。民间维权运动的兴起正说明了权利保障形同虚设;新闻媒体歌功颂德报喜不报忧,沦落为权势的附庸;司法体系掩饰矛盾,丧失公正,当法律失去公信,不服判决的人们流为庞大的上访群体,成为社会的定时炸弹。
   社会无时无刻都在遭受病菌的侵扰,如果及时恰当的处理,那么这个社会一样生机勃勃。但目前的做法是,对社会的问题视而不见,在生疮化脓的肌肤表面披上华丽的遮羞布来掩饰病入膏肓的事实,拒绝治疗。这样拖延下去,当感冒拖成肺炎,炎症拖成癌症,只怕纵有华佗转世也回天无术了。
   遍体伤痕,免疫缺乏,拒绝就医,谁来治疗中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