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邓永亮]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邓永亮  >  未分类
维权思考之—上访,现代社会的怪胎

6815

 在封建帝王时代,虽然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官吏和豪绅们凭借优越的社会地位可以为所欲为。孤立无助的百姓受到侵害蒙受冤屈时往往只能默默忍受。“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官官相护,指望通过法律为自己洗清冤屈得到公道只能一次次碰壁。“人民在褪色的壁画里默默地永生,默默地死去”,在肉食者的心里,平民﹙包括虽然有钱但没有社会地位的商人和徒有功名的一般读书人﹚的生命和利益跟蝼蚁一样无足轻重。
   但是,每个时代都有较真的人,都有至死不认输要讨一个说法的“秋菊”。在状告无门的情况下,除了个别的人雪夜上梁山杀官造反外,这些走头无路的人只有寄希望于明君贤相去告御状。且不说中国历代都是昏君贪官辈出,明君清官如凤毛麟角,就算有这么一个,又岂是等闲之下能见到的吗?所以告御状拦轿喊冤成功的机会比买彩票中头奖难多了。最大的可能是你还没有见到青天大老爷的时候就被乱棍打得找不到北了。可是再小的可能也是可能,也会出现个别运气特别好的人告御状成功的。于是这些历史上的幸运儿的事情就被文人们写成话本在坊间流传,不过这时候的主角变成了为民洗冤的老爷们了。
   惹不起你们这些贪官,老子去找管得了你们的更大的官,坊间传说的影响是巨大的。时至今日告御状依然是一些状告无门人们的一线希望,一根稻草。不过形式上有些改变,不再是拦轿喊冤,而演变成了上访。那些善良的百姓相信他们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和苦难的生活是个别不法贪官的作为,在法院和地方政府不能给予他们可以接受的公平解决的时候,就寄希望于上访。
   在现代社会,上访并不比告御状轻松多少。这基本就是一个病急乱投医的浩大工程。首先你得做好长期战斗的准备。上访是旷日持久的事情,不能指望速战素决,这首先就是对很多人的一个考验,拖不起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其次你得见庙就烧香,你也不知道哪块云下面就有雨,人大、政协,公安、纪委、监察,市级、省级、不管是个什么部门是个什么单位,你就得交材料讲自己的悲惨经历。这么搞下去,你不变成精神病也快成祥林嫂了。这期间你还得忍受无穷的白眼,如果你到京城或省城还可能被看成盲流,被当成危害社会稳定影响安定团结破坏社会和谐的分子,面对的是被遣送被威胁的命运。
   所以凡是坚持几年下来的访民基本都可以去当马拉松运动员或去搞什么野外生存,特别让人佩服。他们可以住街头,吃馊饭,可以举家数年到处去寻求他们的青天。这是中国的一个特殊的群体。

   执政者对此也无可奈何,因为他们标榜自己是人民的政府,要为人民主持正义的,他们不能把上访都定为非法。一旦出现了上访,基本就是发回原地重新处理,致使上访变成一个无法摆脱的怪圈。最让上访者们津津乐道的是,某上访者经过数年的上访被某高官看到后批阅“请有关部门查实处理”,问题因此迎刃而解,闻之不禁酸鼻。
   令人相当难解的是访民的数量相当的庞大,而且呈不断增长的趋势。已经让统治者坐立不安了。于是政府不断的出台政策,要控制上访,甚至将没有到北京上访作为地方政府业绩考核的重要指标。如果有谁说要到北京上访,那么可能等待你的就是警察还有拘留等等。
   其实,上访在民主社会就是一个多余的东西。很难想象一个法制社会民主国家会出现上访这种异类。民主国家人民的各种权利是得到法律的肯定的,就是总统也不能随便侵犯一个升斗小民。当不公正出现后人民可以用独立的媒体去呼吁,揭露事实的真相。一般情况下媒体总是站在弱势群体一方的。当政者稍不注意就可能闹出个什么门事件,弄的灰头土脸的。将政府及其官员象防贼一样提防,这是民主宪政的一个要义,因为对社会对个人能作出最大的伤害的就是政府及其官员。而且这些伤害一旦作出,影响长远不容易纠正。当侵害发生后,民主国家的独立的司法体系也可以还你一个公道。政府或官员并不能靠自己的权势来影响法院的判决。如果真的是政府或官员侵犯了老百姓的利益,那么法律将是每个人选择的有力武器。
   在民主社会里,民意是实在的东西,是党派执政的基础。甚至这些国家将百姓有权推翻政府写进法律。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诉诸于公平的决赛场,就是法律。上访就是一个不可理解的怪胎。
   上访在中国愈演愈烈折射出很多问题。首先是我们的基本权利没有得到保障,其次是官员的权力没有得到有效的限制,还有就是司法没有公信力,法律没有成为解决社会争端的最后裁判。
   也许,不真正实现民主,中国的上访现象不会根本消除。含怨茹苦的访民们,你们的道路还很漫长!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2/17/09 12:11:52 AM
游客
   02/17/09 12:11:44 AM
说得很深刻!!畸形社会才有上访!!呼吁上访的冤民们拿起武器,用子弹来批判共匪暴政和贪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