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邓永亮]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邓永亮  >  未分类
人权卫士郭起真之妻被逼欲将丈夫转让

6246

 笔者最近收到消息,因不堪当局对她的监视和骚扰,无法照顾至今尚在狱中伤痕累累的丈夫,河北省沧州市在押政治犯郭起真之妻赵长芹在万般无奈之下欲将丈夫转让。
   94年郭起真在河北省沧州市新华房管所工作期间,因举报所长马桂臣利用职权窃取三套均已出售的国有商品住房的行为,遭其报复,马桂臣借用郭起真与会计工作上的冲突对郭起真进行打击,将其关押、判刑、开除公职。
   96年沧州发生一起特大杀人案,当地公安抓不到真凶,却将无辜的王氏兄弟拿来顶罪,造成其母气绝身亡。郭起真了解后,仗义执言,多次向媒体反映,从而避免了一起聂树斌样的冤案。王氏兄弟被关押了三年之久,终得无罪释放。。
   自2000年以来郭起真多次在境外发表文章批评时政,2006年5月12日被当局以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二00六年十月九日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该罪名判处郭起真有期徒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郭起真及其妻子长期遭到监视和骚扰,甚至发展到秘密潜入其住宅窃取相关证据和贵重物品,多次到赵长芹工作的单位造谣,使其无法找到工作养家活口,现在赵长芹只能靠为别人修补毛衣维持生计。

   奥运期间,有关部门为了保持稳定多次向赵长芹承诺,只要不接受境外媒体采访,就可以为她办理农转非户口,安排工作,办理养老保险,每月可领取600元生活费,还可以补助五万元,否则就将对他们的儿子下手。但是被赵长芹以不能拿原则做交易为由拒绝了。
   赵长芹说,郭起真的健康状况非常糟糕。入狱前,郭起真夫妇再次到沧州市委上访,遭到公安的暴力干涉,郭起真被迫爬到沧州市公安局电信转播塔上抗议,从20多米的高空跌落,造成右大腿骨折。在关押期间有关方面拒绝给予郭起真及时、有效的治疗,现如今已造成郭起真股骨头坏死三期,至今钢钉板没取出来。
   尤其让赵长芹担心的是,丈夫经常在监狱遭到其他犯人的毒打,她探视时亲眼见到郭起真身上遍布青紫伤痕。
   他们的孩子也没有摆脱被骚扰的命运,凶神恶煞的便衣公然到学校暴力抢夺他们未成年儿子的物品,连学校老师都不满他们的强横行为。
   赵长芹在2009年1月14日的转让丈夫信中表示,在目前遭到监视和骚扰的情况下,她已无法照顾好郭起真,希望有一位有正义感的女士在此时与她的丈夫结为秦晋之好,做正义的代言人。
   赵长芹设定的转让有效期是两年,届时她的丈夫郭起真将刑满释放了。
   郭起真在被定罪判刑后,许多组织和个人认为这是一起严重破坏新闻自由的恶劣做法,总部设在纽约的新闻自由监督机构"保护记者委员会"对郭起真的处境表示"令人不安"。﹙维权在行动义工 李秋﹚
http://boxun.com/hero/200902/xingdong/4_1.shtml

转  让  丈  夫

94年我丈夫郭起真在河北省沧州市新华房管所从事出售商品房期间,因抵制举报所长马桂臣利用职权窃据三套均已出售的国有商品楼房的违法犯罪行为,遭其报复,先后被关押、判刑、开除公职。
96年沧州发生一起特大杀人案,当地公安抓不到真凶,却将无辜的王氏兄弟逮捕关押顶罪,混淆视听,造成其母气绝身亡!我丈夫以大局为重,仗义执言,向中央电视台、《南方周末》等媒体反映,从而避免了一起聂树斌样的冤案。99年王氏兄弟被关押了三年之久,才无罪释放。
至此,当地少数人恩将仇报,每逢中央召开重要会议。就兴师动众的对我丈夫进行监控,从暴力限制自由,发展成为多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予以非法关押,扣押物品不开具凭证,先后扣押电脑五台,经常入室骚扰,秘密潜入住宅窃取相关证据和贵重物品,甚至多次到我工作的单位造谣,使聘请我担任厂长的单位,被迫解聘于我,经常对我进行跟踪、威胁,几名凶神恶煞般的便衣到我未成年儿子的学校暴力抢夺物品。
在此期间我婆婆身患癌症去世,我母亲在得知我遭受到迫害也气绝身亡。
为此,我与丈夫进京上访就达五十多次,仅在网上发表给总书记的公开信就达近十封。
谁是罪犯
2006.5.24,我与丈夫再次到沧州市委上访,遭到公安的暴力干涉,我丈夫被迫爬到沧州市公安局院内的电信转播塔上抗议,在20多米的高空跌落,造成右大腿骨折。
2006年5月12日,多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我丈夫进行非法关押的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不顾丈夫骨折未愈的大腿,又以同一罪名将我丈夫逮捕,判刑四年。
如今,丈夫骨折未愈的大腿已发展成股骨头三期坏死,面临终生残疾,现关押在石家庄北郊监狱。
奥运期间,曾对我丈夫进行监控的单位,竟然重操旧业,对我也进行监控,楼口安着大灯泡,我的所有电话都被切断。我所说的每一句话他们都有记录,后将我非法拘禁在当地军分区院内6号楼4单元602室。
他们多次向我承诺,只要我不接受记者采访,就可以为了办理农转非户口,安排工作,办理养老保险,每月可领取600元生活费,还可以补助五万元。否则就对我儿子下手。
我丈夫犯罪了吗?没有犯罪,那为什么不依法积极的纠正和采取补救措施?软硬兼施威胁、恫吓和如此的“善念”,是对我丈夫蒙羞受辱的补偿还是想把我丈夫的罪名打上永世不得翻身的标记,非法切断与外界的唯一通讯工具,不准接受记者采访,再对我非法拘禁近两月,并以对儿子下毒手相威胁,就能达到奥运期间的所谓零投诉,就可以使腐败分子马桂臣和制造沧州特大杀人案的相关责任人的罪行不了了之吗?600元+5万元就能够推卸制造这起旷日持久的冤案责任人,就能弥补我们全家15年来所蒙受的奇耻大辱吗,就能使我气绝身亡的母亲死而复生吗?
退一万步讲,即使我丈夫犯了罪,又有什么理由,又根据哪条法律、法规对我进行拘禁?在15年期间相关部门对我丈夫采取的一系列法律措施和判刑四年,有理有据,铁证如山,又何必如此的惧怕记者的采访?沧州相关部门的少数人如果不是处心积虑,丧心病狂的欲盖弥彰,那是否可以对辖区成千上万的罪犯都能够一视同仁的发放600元生活费+5万元补助等优厚的许诺呢?切断电话至今未开通、非法拘禁、不惜采用流氓和黑社会惯用的手段,威胁儿子生命安全的手段来阻止记录采访的闹剧,难道不是在“以人为本”和“和谐社会”狠狠的扇了中央政府的一个响亮的耳光吗?
转让丈夫
20年前,我与丈夫结为夫妻,而在这20年期间,仅与丈夫上访就耗费了整整的15个年头。
人生有几个15年,人生的30岁至50岁正是风华正茂的黄金年代。为了履行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我丈夫为了挽救即将走上刑场的无辜百姓,说了句真话,却要遭此厄运,而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患难之交见真情,让人倍感欣慰的是,我在漫长艰难的十几年的上访道路上,我终于看到了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意,敢爱敢恨,光明磊落,负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为了恪守做人的准责,为了坚持真理百折不挠、誓死如归,是铁骨铮铮、顶天立地、真真正正的男子汉。
令人遗憾的是,本应为如此深明大义的丈夫而感到自豪和骄傲的我,却要泣血转让含冤忍辱的狱中丈夫!
但愿有一位侠肝义胆的豪杰,敢于在豺狼当道,正义难张之时与丈夫结为秦晋之好,做正义的代言人。转让有效期两年。
即然我一个弱女子,在人权状况愈来愈好的“和谐社会”不能依法保障丈夫和儿子的最起码的人身权力不受侵犯,那么只有用生命来抗议执法犯法者的暴行,用生命唤醒世人的良知,为丈夫讨还公道!
借此诚聘律师,办理申诉和对非法拘禁等违法侵权提起诉讼。(费用面议)。
为保障儿子的安全,敬请有条件的朋友为儿子提供学习、打球的机会。
儿子现年十八岁,身高一米七六,现就读沧州高三(理科),12岁参加省少年羽毛球比赛获第六,17岁参加全国财险羽毛球比赛获第三。
河北省沧州市房管所所长马桂臣简介:
马桂臣现年62岁,曾在沧州市评剧团担任二胡伴奏,剧团解散后调入铁四局汽车一队(从事修理)社队企业局,调入市政府后,担任某市长秘书小车班队长,与司机发生斗殴住院后,91年调入市新华房管所,担任所长,2001年退休。
马桂臣在任职期间窃据的三套公有住宅分别是(1)沧州市荷花池小区五号楼601,再出售给沧县百货公司经理后,被马强制退出,窃其为其弟居住;(2)沧州荷花池小区七号楼302已出售给沧州地区金属公司总经理,后马强制其退出窃为已有;(3)沧州荷花池小区8号楼402马窃为其子所有。

 

联系电话:15076704960
2009年1月14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21/09 03:41:47 PM
chinese communis governman will be ruin not long time . it communis party of china .